加拿大文学探索>都市小说>精英刑警被邪教洗脑沦为警犬(破云吞海同人 袜控 有女) > 引子 刑警严峫彻底沦为狗奴,穿着黑丝袜C肥男定时献精
    曾经和国际毒贩作战的男人现在像动物发情一样操着身下的微胖男,全身健壮的肌肉光裸着,仅剩双脚上的一双黑色丝袜。脚掌正对着镜头,长时间的操干让他一双大脚出了一层脚汗,把不知道穿了多久的黑色丝袜浸润地油光发亮。

    场外突然吹响一连串急促的哨声,严峫听了浑身肌肉一颤,接着两只脚掌撑在床上,双腿大大分开,两只大手扣住微胖男的腰,嘴里嘶吼着开始了最后的冲刺。

    不多时,严峫就在微胖男尖锐的呻吟声中重重挺动几下,硕大的卵蛋抽动着射出了精液。强健的腰肌不停地撞击在微胖男虚脱的肥臀上,精液的飞沫像被打开的花洒一般从二人的结合处溅散,无论是操的那一方还是被操的那一方都双膝跪趴在垫子上,那样子像极了两只交配中的狗。

    嗞—外场的门被打开,两名同他一样魁梧高大的男人闯入这场性交的尾声,他们冷漠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仿佛对这种场景已经司空见惯了,其中一人强行将还在激烈冲撞种的两人拉开,架起还在叫春中的微胖男抬了出去。

    【浪费了。】

    望着微胖男屁眼里流出的精液淌了一地,剩下的那个男人冰冷地说道,那声音出奇的低沉且性感。他取出一个透明犹如避孕套形状的容器,托起严峫那还在抽动中不停喷泻着精液的粗屌罩了进去,咔嚓一声,仿佛被上了锁一般,精液被潺潺吸入在容器的内胆里,沿着红色的刻度条不停上扬。

    【换袜子。】

    他一拍严峫跪趴中上翘的屁股,就像是在调教一只畜生。可不是吗,那个曾经让毒贩们闻风丧胆的刑警队长此刻真就如同一只被完全驯化的畜生一样对男人的指令言听计从,穿着黑色丝袜的脚趾前一秒还揪着垫子上的床单紧紧不放,下一秒就已经松开,并像一只撒尿的狗一样抬起他肌肉虬结成块的大腿,翻身,抬起腰,弯起膝盖,双手握着自己的小腿举着脚,仰面躺在了垫子上。

    男人将严峫脚上的黑色丝袜脱下。

    【穿了三天,才这点味儿,操的不够卖力啊,现在操人都不出汗了吗?】他摸着被锁在管套里的肉棒,白色的精液已经没过龟头的底座,只能偶尔看见红色的顶端里还在源源不断地喷射着乳白色淫液。他又把手伸向后臀的内侧,才用手指按了按后穴的入口,媚肉就把指甲盖给吸了进去。【看来这身体,现在更喜欢被人压着操了。】

    他揉着手里的黑色丝袜,明显是严峫脚汗的液体分了好几股从指缝间滑落在手背突起的青筋上,如果这也叫少,不敢想象被操时的刑警大脚会是个什么湿糜的模样。

    曾经和国际毒贩作战的男人现在像动物发情一样操着身下的微胖男,全身健壮的肌肉光裸着,仅剩双脚上的一双黑色丝袜。脚掌正对着镜头,长时间的操干让他一双大脚出了一层脚汗,把不知道穿了多久的黑色丝袜浸润地油光发亮。

    场外突然吹响一连串急促的哨声,严峫听了浑身肌肉一颤,接着两只脚掌撑在床上,双腿大大分开,两只大手扣住微胖男的腰,嘴里嘶吼着开始了最后的冲刺。

    不多时,严峫就在微胖男尖锐的呻吟声中重重挺动几下,硕大的卵蛋抽动着射出了精液。强健的腰肌不停地撞击在微胖男虚脱的肥臀上,精液的飞沫像被打开的花洒一般从二人的结合处溅散,无论是操的那一方还是被操的那一方都双膝跪趴在垫子上,那样子像极了两只交配中的狗。

    嗞—外场的门被打开,两名同他一样魁梧高大的男人闯入这场性交的尾声,他们冷漠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仿佛对这种场景已经司空见惯了,其中一人强行将还在激烈冲撞种的两人拉开,架起还在叫春中的微胖男抬了出去。

    【浪费了。】

    望着微胖男屁眼里流出的精液淌了一地,剩下的那个男人冰冷地说道,那声音出奇的低沉且性感。他取出一个透明犹如避孕套形状的容器,托起严峫那还在抽动中不停喷泻着精液的粗屌罩了进去,咔嚓一声,仿佛被上了锁一般,精液被潺潺吸入在容器的内胆里,沿着红色的刻度条不停上扬。

    【换袜子。】

    他一拍严峫跪趴中上翘的屁股,就像是在调教一只畜生。可不是吗,那个曾经让毒贩们闻风丧胆的刑警队长此刻真就如同一只被完全驯化的畜生一样对男人的指令言听计从,穿着黑色丝袜的脚趾前一秒还揪着垫子上的床单紧紧不放,下一秒就已经松开,并像一只撒尿的狗一样抬起他肌肉虬结成块的大腿,翻身,抬起腰,弯起膝盖,双手握着自己的小腿举着脚,仰面躺在了垫子上。

    男人将严峫脚上的黑色丝袜脱下。

    【穿了三天,才这点味儿,操的不够卖力啊,现在操人都不出汗了吗?】他摸着被锁在管套里的肉棒,白色的精液已经没过龟头的底座,只能偶尔看见红色的顶端里还在源源不断地喷射着乳白色淫液。他又把手伸向后臀的内侧,才用手指按了按后穴的入口,媚肉就把指甲盖给吸了进去。【看来这身体,现在更喜欢被人压着操了。】

    他揉着手里的黑色丝袜,明显是严峫脚汗的液体分了好几股从指缝间滑落在手背突起的青筋上,如果这也叫少,不敢想象被操时的刑警大脚会是个什么湿糜的模样。